Arynna

狡朱,銀月,LA,狐兔,佐莎,尤派,万年BG厨,坐标🍁
Tangled ever after.

得了流感+室友在外面吵得要命,写不了作业百无聊赖开始在b站刷恋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269661

自从隐退二次元江湖了之后,b站只被我用来看国家宝藏。丢了旧号,注册了个新号故意不答题,提醒自己谨慎言行。

发现这个手书纯属偶然。
十来岁的时候经历了一波优质岛国otome/gal game的洗礼,没有一个游戏“带入”过。一段感情能吸引我,得到我的祝福,那两方在我心里的重量差不多是相等的。
所以只要有初始名字,我都不会改。刚玩恋与的时候看着名字那里一片空白我有点懵。仔细想了想女主的立绘,随手打了“叶筱”,因为女主给我一种很强烈的初夏的感觉,像是带着树叶的清香的微风吧。
今早我刷了一波游戏,游戏里的朋友圈更新了安娜吐槽女主的pyq和总裁的pyq,因为觉得内容挺有意思随手截给了朋友。
朋友:“我觉得你好像游戏里的安娜啊”
我:“因为我也叫安娜吗?”
朋友:“不是,这个pyq,在整个游戏里,安娜就是你的感觉”

看完这个手书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居然是我朋友的这句话。
虽然我朋友们调侃我是李太太,但是我真的没有一秒,觉得我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或者我想和李泽言谈恋爱。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微妙。以前和浪漫主义的我妈聊天的时候,她问过我,你读小说或者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会觉得自己就是故事中的女主角?我说没有,但是我会想象我是故事中的一个次重要的角色助攻男女主之类的。
怕不是个自我奉献精神太强的人。
我妈问“万一你很喜欢男主角呢”
那我也不会。因为没有女主角,咱们也看不到他闪闪发光的样子吧。
至少我认为,李泽言之所以李泽言,也是因为对方是悠然的原因。他把他所有的疲惫和柔软,都留给了自己的母亲和悠然两个人。谁,就算你和悠然99%的相似,都敲不开李泽言的心。
哪里像猫啊,根本就是只刺猬。

朋友说我像安娜,其实我自己没觉得很惊讶。因为的确,在很多安娜在的场合里,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和她有相似的地方。以至于我自己会去否定自己。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说实话我有点,太,欣赏李泽言了。有一阵子根本不知道我作为玩家,在剧情里应该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上,因为大部分的我在排斥“带入”这件事。
我不是悠然,悠然也不是我。
我想保持一个绝佳的上帝视觉,却又忍不住去试探一个叫“李泽言”的data set在想些什么,这样好感度能往前进好几格。毕竟悠然和李泽言的结局,还是掌握在我手里。
把自己放在和安娜顾梦一样的位置上,好像能稍微感受得到一点平衡。

自己和npc很像的事情,听起来像个笑话。这个话题最后被我以“对啊,你看我每天都忙着ship总裁和悠然”一笑了之。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李泽言线的结局。

想象一下他俩的婚礼真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
就好像散人玩到蛋总线结局的那种感觉。
真好。

只是其中,不知道还有多少风雨等着他们,换句话说,我。

也许在故事的一半,我是最先放弃的那个。

我在一开始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有抱怨过为啥我能控制一个角色。如果有一对姐妹,我会叫大的去嫁总裁,小的去嫁白起。这下钱+权都了,本人飞黄腾达。
开玩笑开玩笑

也许以后变得越来越忙于生活的我不会像现在一样期待剧情的更新了。

但是李泽言能认识悠然,真好。
虽然迟了17年
————————————————————

我有个朋友
白太太
跟我吐槽过女主biao的问题。
说实话我觉得女主在各个男主线里表现不太一样,毕竟要迎合各位男主的性格。

有的时候:
洛洛线的女主,有点傻。
许墨线的女主,脑子里不知道装了啥。
飞飞线的女主,戏精附体。
总裁线的女主,玛丽苏的套路。

这是lofter,现实生活中我会骂起来。
我有好几次想把女主送去许教授那里做脑部检查的冲动。

后期性格倒是稍微分明了一些了,个人觉得女主在各个男主的线里表现也越来越不同。

转念一想乙女游戏不都这个套路,我觉得乙女游戏里女主的性格还是蛮重要的。

我还是比较喜欢独立性强的女主。Liar!里的那个女主算是,性格超savage。(当然不savage怎么和9个骗子周旋)悠然还是有点软了,但在总裁线里她倒是没那么被动,至少在我看来有些进步。

诚恳的希望悠然女士能把这些进步带进别的线里,不要在别的男主线里智商突然失踪。不然我会被气得吐血。

还有我迫切的!希望能分线路。再和四个野男人周旋女主快要精分了吧

扯到这里我已经在思考我为啥还在玩这个游戏了emmmmm……

算了算了多想想优点
多想想好不容易到50的公司
多想想ssr
金不能白氪

评论

热度(1)